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探访巴尔的摩骚乱暂时平静种族顽疾未解

2018-11-01 10:17:39

探访巴尔的摩:骚乱暂时平静 种族顽疾未解

人民巴尔的摩5月6日电 (驻美国王如君 张朋辉) 美国非洲裔25岁青年格雷被捕意外死亡事件引发广泛抗议,一度造成骚乱,致使几十名警察受伤,上百抗议者被捕,多家店铺被洗劫、甚至付之一炬,给巴尔的摩这座老城带来了伤痛。经历种族伤痛之后,巴尔的摩是否恢复了平静?带着这个问题,本报来到巴尔的摩,走街串巷,探访乱局之后的情状。

随着汽车缓缓驶入巴尔的摩市区,高大典雅的建筑记录着这座城市荣耀的历史,而不时映入眼帘的废弃房屋则显露出一座老城的衰落。主要大街插着巴尔的摩金莺棒球队比赛的宣传旗帜,来往车流不断,虽说偶尔有几声警笛声传来,但看不到警察或警车的影子,这里的生活似乎恢复了正常。

巴尔的摩市政厅大楼处于市中心,这是一座雄伟的罗马式建筑,大楼前面有一个很漂亮的广场,平时人来人往,散步的、晒太阳的、以及观景的游客总是不断,而如今偌大一个草坪,只看到几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赖赖地躺在那里,还有一些可爱的鸽子旁若无人地觅食。不过,格外的平静之中似乎还留有几丝骚乱风暴的遗痕:一辆辆电视转车停放在马路边上,包括美国有线、福克斯电视台、巴尔的摩电视台等媒体还在这里安营扎寨。一位牧师违规停车,接受媒体的采访,马上就有协警走过来开条罚款,众多上前说情才得以“幸免”。这表明,当地警方虽不像前几日那么严查明防,但还是紧盯着这里的一举一动。

遇到了在市政厅旁边写字楼里工作的艾莉森·菲利普女士。她说,这周以来,宵禁结束了,抗议的人群也逐渐退去,秩序正在慢慢恢复,希望不会再出什么乱子,确保安全很重要。

有幸采访到了弗雷迪·格雷的生前好友马文·惠特尼。惠特尼说:“弗雷迪是我的好哥们儿,他是个很好的人,在他被警察带走前10分钟,我们还在一块儿聊着。”追问弗雷迪当天的细节,惠特尼说:“格雷什么都没有做,只是在街上晃悠,他没有工作,我也没有工作,我们住在同一社区,这里就业率很低,我们迫切需要工作,格雷随身带了一个弹簧刀,但那是合法的,警察显然对我们有偏见,十分粗鲁,不分青红皂白,就对他实施暴力,对格雷受伤的的请求置之不理。如果没有媒体关注,说不定这些人还不会受到起诉。”

问起非裔团体的抗议情况,他说:“我也参加了抗议活动,现在告一段落,如果格雷得不到正义,我们还会继续上街抗议,谁也不知道生活什么时候完全回到正轨。”谈到抗议活动中出现的骚乱和抢劫事件,格雷表示:“抢劫是不对的,谁都知道那是犯法,可是那些人拿卫生纸和食品,说明什么呢?他们穷啊……那些市政厅里大人物们都在干什么呢?他们没把经济搞好,没能让我们有工做、有饭吃……”

耳灯
集成墙面招商
关键词排名优化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